马上评|谋定而动,网课得有精准安排

昨天,越来越多的在线课程被开设,这被称为"第一天的在线课程"。网络课堂已经成为社会的热门话题,但也带来了一些小混乱。

一些学校和老师匆忙选择了网络直播平台,因为他们不擅长操作,还犯了一些错误。一些老师甚至对着空气说了45分钟,因为他们没有打开麦克风。一些平台存在带宽过载、掉线和退出问题。仍然有许多孩子,尤其是低年级的孩子,不适应网络课程。结果,在线课程给家长带来了麻烦。家长们已经更换了手机,安装了APP,甚至小麦,并且约定好的“在家工作”已经成为了一个在线伴侣。

学生不适应,老师厌倦了备课,家长非常紧张。在网上课程表面的“手忙脚乱”背后,仍然需要对网上课程进行准确的定位,并且不建议匆忙开始,更不要说将网上课程变成综合补习班、早课和弯道超车。

人民日报对此发表了《莫把“停课不停学”的好经念歪》的评论,其中提到有一线教师的反馈,一些学校以“不间断学习”的名义推进教学,在节假日补课。个别网络教育机构和平台提前推出了新学期的学习资源,并以免费公益的名义进行市场推广,不仅给仍在休假的学生增加了额外的负担,也引发了新的“教育焦虑”。

事实上,教育部之前已经明确表示:各级教育行政部门、中小学和校外培训机构不应该在计划的正式开学日期之前开始新学期课程的网上教学。在上海,此前很清楚,该校不会在2月17日之前开学。如果不开始,就不会有通过在线课程的“停课和继续学习”。整个寒假都应该交给孩子们。开设网络课程不应该变成变相的早教,更不要说“早教”。上海已经实施了这方面的禁令,还没有开始网上教学。相反,它正在对学生接受在线课程的设备的末端、家庭网络的情况以及家庭中是否有父母照顾进行全面调查。

2月10日,长沙鲁山国际实验小学英语老师陈晖在教室里通过摄像头直播了在线课程。新华社记者薛玉阁拍摄了这张照片。此外,开设在线课程也需要精确的努力。应根据地区、学科和年级进行详细安排。应根据孩子的反馈和家长的“抱怨”及时做出调整。

事实上,从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没有必要开设“快步走”的在线课程,也没有必要开设整个科目“快步走”。例如,高中高年级学生正面临着高考的核心任务。在线课程需要及时跟上。然而,对于小学,尤其是低年级的小学,原来的教学任务并不太重。在这个节骨眼上,至少在教学层面上,在线课程也可能被推迟。

学校不妨借此机会引导孩子养成自学和自我管理的良好习惯,并利用电视等专业媒体平台传授防疫知识和卫生习惯。“打喷嚏礼仪”也可以借此机会弥补错过的课程。

此外,在线课程不能复制学校时间表。不是所有的科目都必须采用整堂课40分钟的教学模式。有必要充分认识学生的注意阈值。特别是对于一些视频效果差、板书不清、发音模糊的网络课堂,要尽可能减少教学时间,灵活安排教学内容。

另一方面,网上教学也应该注意父母对孩子的“宽容”。即使父母在家工作,也不可能一路“陪学生上网”。在为网上课程安排家庭作业和教具时,父母的实际困难也应该考虑在内。

在大流行的特殊情况下,网上课程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