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自述:我和《中国合伙人》的那些事儿

《中国合伙人》是新东方的公司宣传片吗?俞洪敏参与了这部电影的投资吗?这个故事和实际发生的有多大不同?洪敏认为许小平和王强怎么样?俞洪敏自我报告的全文。

《中国合伙人》电影已经在全国各大影院上映,三天内票房收入超过1亿英镑。许多人在微博上发表了他们的感受,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一部适合春天和春天的好电影。最近几天,我的手机也收到了很多我认识的朋友和不认识的朋友发来的短信,祝贺新东方成功的创业故事。

事实上,这部电影的诞生与我无关。许多人在猜测新东方是否投资了这部电影。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根本没有投资。的确,这部电影是基于新东方的创业故事,而角色是基于许小平和王强之间的共同斗争和兄弟情谊。然而,电影中发生的事情与实际情况相去甚远。电影中人物性格的表现也与现实中的我们性格大相径庭。

大约一年前,邓小平邀请我见面聊天。见面后,他兴奋地告诉我,韩三平想拍一部新东方的故事电影。事实上,邓小平写了一个剧本给韩三平。读完之后,韩三平表达了他对剧本的浓厚兴趣。邓小平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后在北京大学文化部担任共青团文化部长。他是北京大学非常活跃的人物,思想新颖,思维敏捷。他对音乐、戏剧、电影和电视等表演艺术有浓厚的兴趣。当时,北京大学有一个学生艺术团。我的同学王强是艺术团的团长。他们两人一起使艺术团如火如荼,演出地点远在青海。那时,我没有任何能力在北京大学炫耀。我是一个男女学生都不喜欢的人。因此,根据邓小平的说法,我是一个普通的观众。

小平和我说完后,我当时提出了反对意见。我的反对意见不是剧本好不好,它是否显示了我们的形象高大完美,而是我根本不想把新东方搬上银幕(萧平接手后,我一个字也没看过他写的、陈可辛重写的剧本。因此,我不知道哪一个剧本是今天电影的基础。我反对把新东方搬上银幕,是因为新东方虽然创业起伏,成绩斐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仍需努力”。在一个快速变化的商业社会,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让新东方变得更好,而不是拍电影来宣传我们的成功。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我不希望我的形象(即使在艺术转变之后)出现在屏幕上。如果这个形象塑造得完美,它会在现实中伤害我,因为真实的我和塑造的形象不匹配。如果形象塑造得不好,它仍然会伤害我,因为总会有人认为它是真实的我。自从新东方在美国上市后成名以来,我深深感到厌倦了出名。我只想到内心的倒退,我没有理由寻求进步(当然,精神上的进步是我每天孜孜以求的)。邓小平和我说完这些理由后,邓小平基本上同意我的观点,并说他会把我的观点转达给韩三平。

几个月后,邓小平告诉我电影剧本已经转移到陈可辛,他改编了电影剧本,决定开始拍摄。我问邓小平他是否有可能不拍这部电影。邓小平说他不再控制局面。邓小平说,新电影剧本基本上改变了情节,除了他留下了他原来的角色程董卿、孟晓军和汪洋的名字。我想,既然它与新东方无关,我就不用担心了。时间转瞬即逝。半年多过去了。今年年初,大约在二月,邓小平打电话来说陈可辛已经拍完电影,第一个剪辑已经出来了。看完之后,他非常感动。虽然这不完全是一个关于新东方和我们的故事,但这部电影确实值得一看。我认为从客观的角度来评价这部电影本身是可以的,所以我答应小平一起看这部电影。那天晚上,我和小平和王强一起吃了晚饭。我还给塞夫基金会的闫妍和车易网的李斌打了电话,他们是我们在北京大学的哥哥和弟弟。晚饭后,大家一起去看了第一场剪彩。这部电影被放在咖啡馆的放映机上。屏幕很小,声音很差,光线很暗,看电影没有真正的感觉。电影开始十分钟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会无意识地将电影的情节与真实的新东方进行比较,并将电影中的人物与现实中的三个人进行比较。

我发现自己无法从客观的角度评价这部电影,甚至无法判断电影中的人物是否有吸引力。程董卿在电影中的角色应该是以我为基础的,因为我花了三年时间进入大学,在大学里得了肺结核,在大学图书馆里追逐女孩(尽管这实际上发生在大学毕业后),因为在外面教书而被学校惩罚,被拒绝在美国留学的签证,在一家破工厂里开办补习班,和三个兄弟一起创业,与美国人打官司,最后使公司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这一切都是发生在新东方的真实故事,但电影中程董卿的性格,包括孟晓军和汪洋基于许小平和王强的性格,与我们现实中的大不相同。事实上,我的个性并不那么胆小,我也不是一个“把言论视为性生活”的人。无论如何,电影中的故事仍然离自己太近,所以真的不可能判断电影是好是坏。看完这部电影后,我告诉小平,我不会对这部电影发表意见,因为我的观点不客观。审美需要距离,而我总是无意识地把自己和董卿相比较,所以没有审美距离。几天后,邓小平告诉我,陈可辛和黄晓明想和我见面谈谈,但我说他们不会,因为我真的不想让他们的意见影响他们的判断。事实上,当时我的判断是这部电影不会有吸引力。我没想到现在会有这么多人看到它,于是答应了,这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此时,由于剧组已经开始《中国合伙人》的宣传,预告片已经放在各种视频网站上,社会上已经有人在讨论新东方和电影的关系,包括新东方是否投资等。为了澄清这种关系,我发了一个微博:“最近,很多朋友问我,陈可辛导演的电影《中国合伙人》是不是基于新东方。新东方参与投资吗?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见过陈可辛或任何演员,所以我不知道这部电影和新东方有什么关系,当然我也没有参与投资。许小平向我提到了这部电影,但我坚决反对将新东方搬上银幕,所以这部电影与我现在或将来都没有关系。”陈可辛也在媒体上做了回应,也不想大家把这部电影和新东方扯得太近,把成东青当成了余洪敏。电影是一种艺术创作,它不一定与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人有任何关系,也不一定与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人有任何关系。"如果有相似之处,那纯粹是巧合."我认为,一旦双方宣布各自的立场,新东方和电影之间至少会保持一定的距离。当然,现在仍然很难保持真正的距离,因为太多的人

这部电影定于5月18日正式上映。5月8日,邓小平写信给我,让我参加5月13日在清华大学礼堂举行的电影首映式。两天后,陈可辛亲自给我发了一条短信,邀请我参加首映式。无论如何,我认为这是一部由新东方触发的电影,它客观地反映了一个时代和这个时代的人们的梦想、奋斗、悲伤和成功。因此,我答应陈可辛出席首映式。5月13日晚上,我去了清华大厅,第一次见到了陈可辛主任。陈道比我想象的要矮一点,但是他简单谦虚,有绅士风度,喜欢在一起聊天。后来,我遇到了黄晓明、邓超和童大伟,并和黄晓明合影。电影开始前,每个人都要一起走在红地毯上,但我最后还是没有走,因为本质上我还是不想这部电影和我联系太紧密,陈道最终表达了他的理解。我坐在电影院等电影开始,发现冯仑和牛温温坐在我旁边。第二次看这部电影时,我仍然没有摆脱主观控制的地位。与我第一次看电影时的场景相比,我做了一些调整,音乐感觉好多了。电影结束后,观众起立鼓掌。也许这反映了观众的心声,认为这部电影很好。主持人叫了舞台上的演员后,他又叫了我、许小平和王强。让我们谈谈看电影的经历。我说,这是一部电影,人们最好不要就座。其次,虽然电影的情节很精彩,但现实中的故事更精彩,朋友之间的纠纷更残酷,但友谊也更牢固。后来,我通过媒体了解到,那天晚上许多名人出席了首映式,但不幸的是我并不认识他们。

5月17日晚上,也就是电影首映的前一天晚上,我邀请小平和王强在家吃饭。吃饭与电影无关。这是我们的日常活动。如果我们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我们会想念对方,渴望一起聊天喝酒。就像电影里的故事一样,我们几个人带着新东方走上了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的道路,我们的友谊和财富有了完美的结局。上市后,一切都要按照上市公司的规则运作。我们像闲云和野鹤一样,不太习惯公司标准化运营带来的限制。邓小平和王强逐渐退出新东方的管理。作为股东,他们至今仍保持着自己的地位。作为新东方的主要代表,我没有办法像他们一样成功地退休。我只能在新东方当职业经理。这与我的个性非常不一致,所以我向媒体表达了我的真实感受,我一直后悔把新东方带到了市场。当然,我知道实际上没有后悔药可吃,新东方只能从上市时面临的诸多困难中解脱出来。尽管上市以来遇到了不同的困难和麻烦,但新东方毕竟一直在发展的道路上前进。

许多人都在猜测,我们三个现在是什么关系?哈哈,我们还是搭档。邓小平设立了一个真正的基金,为归国留学生提供创业基金支持。我们都是基金持有人。新东方十多年前提出了一个口号:"出国留学的桥梁,回国创业的彩虹。"“前半句是新东方的现实。我们试图通过基金实现的句子的后半部分。我们也是新东方的合作伙伴,因为我们都是新东方的股东,并将继续为新东方的发展做出自己的努力。同时,我们是友谊的伙伴。从进入北京大学,从同学到同事,到合伙创业,我们已经认识30多年了。我们注定要在这一生中一起创造许多故事,这些故事将以更精彩的方式延续到未来。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