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家庭育儿“不差钱” 妈妈偏好进口婴儿用品

日本核危机后,韩国母亲朴美婷立即通过互联网囤积了一批日本尿布,足够她一岁的女儿使用。

尽管中国产品价格低廉,但像朴敏婷这样的韩国母亲并不多见,她们更愿意在进口婴儿产品上花更多的钱。对他们来说,给他们的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和教育“对钱来说并不坏”

在韩国,母亲通常从网上商店或零售店购买奢侈的婴儿用品。

Park Myint,30岁,是一名全职家庭主妇,住在南方城市首尔。韩国联合通讯社11日援引她的话说:“日本生产的尿布价格是韩国产品的两倍。然而,日本产品有更多的款式,他们的女儿更适合穿衣服,而且不会像当地产品那样引发尿布疹。”朴槿惠说:“自从我们的女儿出生以来,我们月收入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都花在了她身上。”。

婴儿推车也是母亲喜欢的进口商品之一。

从意大利、德国或挪威进口的婴儿推车价格昂贵,最高价为3000美元。然而,许多母亲仍然慷慨解囊,宁愿等待一段时间,也不愿选择价格仅为100美元左右的韩国婴儿车,以防缺货。

除了日常必需品,教育费用也是一项很大的开支。首尔的一些高端幼儿园为7岁以下的学龄前儿童提供全英语教育课程,每月收费约1000美元。

朴美婷计划在女儿长大后送她去这种幼儿园。她说:“高额费用有时会让我三思,但当我环顾四周时,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每个人都会这样做。”

诚实女子大学经济学教授蒋瑞勋说:“孩子越少,父母越看重质量。越来越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少数孩子身上,以刺激消费和投资,从而导致环保产业的扩张。”

因为这种“不坏钱”的心态,家里的孩子越来越少,但育儿费用却很高。这迫使一些父母只能有一个孩子,或者仅仅是“丁克”。

此外,姜瑞勋说,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晚婚,由于身体状况而无法生育更多孩子,政府通过经济手段鼓励生育的措施收效甚微。

35岁的政府雇员金美熙不愿意生第二个孩子。她说,五年前生下一个孩子后,雇佣保姆要花很多钱,加上工作繁忙,“没有再要孩子的计划。”

金美熙去上班时,他的儿子由岳母兼兼职保姆照顾。她说,“我为我的儿子感到难过。工作日我不能陪他。他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没有兄弟姐妹可以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