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天89条变更 开年基金经理岗位调整忙

仅仅在过去的9天里,越来越多的基金公司调整了他们的基金经理的职位。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月9日,自2020年以来,已有89项基金经理变动公告,这一数字较去年同期大幅增加。就变动而言,既有新的基金经理,也有即将离任的基金经理,还有因工作安排而频繁调动的基金经理。据业内人士称,年初通常是基金公司整合人才、安排新一年工作的重要时间,因此会改变一些基金经理的职位。

新年变动频繁离职原因:工作调整

1月9日,东吴基金发布东吴心有稳健债券投资基金经理变动公告。公告称,新上任的陈辰是该基金的基金经理,而前基金经理刘元海因公司发展需要离职。根据公告提供的数据,陈辰自2013年3月加入吴栋基金,一直从事债券投资研究。他是研究员和固定收益部门的助理基金经理。

事实上,包括吴栋基金在内,共有7家基金公司在1月9日共发布了11项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9日,自2020年以来,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共89条。

从具体变化来看,基金经理的解聘或离职相当突出。例如,1月9日,国家安哥拉基金发出通知,更换国家安哥拉基金经理,使其财富增加一年,更换国家安哥拉基金经理,使其财富增加一年。公告显示,沈丹于1月8日因其他公司安排而离开上述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

同一天,新能源汽车融资选题与灵活配置混合基金经理傅伟琪因内部调整离职。金元顺安丰祥债券和金元顺安基金旗下金元顺安李冯债券基金经理孙权因内部工作调整离职。此外,基金经理陈恒也因工作需要离职,他的价值观中包含了中国商人的各种价值观。

从上述情况不难看出,许多基金的基金经理因工作安排而离职。对此,北京一位市场分析师指出,年初通常是一些基金公司调整新年工作安排的时候。一方面,在过去一年正式结束后,公司管理层可能会对基金产品的业绩和基金经理的全年业绩进行新的资源整合。另一方面,相关人员职位的提升和投资研究团队“新鲜血液”的补充也可能促进基金经理的岗位调整。

“此外,出于个人职业规划和其他个人原因的需要,基金经理可能会选择在一整年结束后离职。”分析师补充道。

如此人所说,1月9日,大成基金发布公告称,周志超因个人原因离开了三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包括大成的混合竞争优势。据田甜基金网数据,周志超曾是摩根士丹利华信、卜式和大成基金公司的基金经理,但目前没有托管基金产品。

同时雇佣更多的人员大多数候选人都有丰富的工作经验。

虽然有些产品会解雇基金经理,但《今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也有新的基金经理,而且大多数候选人都有长期的工作经验。例如,1月8日,兴银基金宣布将聘请李文成作为新增基金管理人,管理共四个产品,即兴银易慧三个月期固定债务、兴银合丰政策性金融债务、兴银短期债务和兴银朝阳债券。陶国峰的新基金经理邢英将发行3个月期债券,邢银稳定债券和邢将每天发行短期债券。范太奇是兴业汇富和兴业昌邑的新任基金经理。从三位基金经理在证券投资管理方面的工作经验来看,他们都达到了5年以上,最高的一位,李文成,已经有了9年的经验。

除了兴银基金,英达基金还任命了从事证券投资的资产管理行业老手张大正

值得一提的是,备受市场关注的战略配售基金的基金经理最近也发生了变化。1月8日,嘉实基金宣布聘请谭力担任基金经理,与刘宁和汪欣晨共同管理嘉实的战略配售混合基金。公告数据显示,谭力从事证券投资管理已有18年。目前,她仍是嘉实多新消费股票和嘉实多价值优势混合基金等四只基金的基金经理。

一家大型公开募股基金的内部人士坦率地承认,长期工作的基金经理经常经历一次甚至多次市场。他们对产品的投资策略和高质量目标的判断和选择也更加清晰,能够更好地实现公募基金“为客户理财”的本质,给投资者带来更好的投资体验。不过,他指出,该公司还将在部分产品中采用“推陈出新”的模式,选择具有深入行业研究和较好投资研究素质的研究人员担任基金经理助理,以补充基金经理的储备。

政策的影响不可忽视人才流动有望成为常态。

事实上,除了上面提到的一些原因,在业内人士看来,一些基金经理的变动也与监管政策的影响有关。北京某基金公司市场部表示,近年来,随着公募基金行业的快速发展,基金数量也在快速增长,产品规模也在不断扩大。然而,基金产品的“掌舵人”基金经理的数量相对有限,曾经有“太多”的情况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然而,在监管的要求下,一些基金经理也在有序离职,不再是主要的管理产品。

beijing business today记者了解到,2019年下半年,监管进一步规范了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多种产品的情况。对于主动基金经理和被动基金经理,最多同时管理10个和15个产品。如果新的基金申报超过网上标准,基金公司将被允许进行调整。

“我了解到的是,一些基金公司最近进行了调整,让一些同时管理太多产品的基金经理使用非主要产品。”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此外,一位来自南方某基金公司的消息人士表示,自资本管理新规生效以来,资本管理产品净值的监管要求也使得银行、证券公司、保险、信托等机构的金融子公司对在公共基金领域具有优秀主动管理能力的基金经理和高管“渴求人才”。然而,出于个人职业规划和薪酬的考虑,他可能会在年初收到年终奖金后离开公司。相应地,在一些人才离开的同时,其他行业的人才也进入了公募基金行业,这有望成为未来的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