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贾跃亭破产案开庭:隐匿财产,技术性逃债,FF清算

原标题:直接攻击贾跃亭破产案开审:财产隐匿,债务技术逃逸,FF清算可能性

钛媒体

谁控制全球合作伙伴计划

“贾跃亭持有什么资产?”

在长达四个半小时的庭审中,凯伦欧文斯法官大部分时间都在听,但当遇到关键问题时,他会迅速打断并提问,问题的核心往往在于贾跃亭在美国的资产细节和资产归属。

在近4个小时的庭审中,贾跃亭的律师、懒钱的律师、美国联邦破产署的代表以及其他债权人纷纷发言,就贾跃亭申请破产的动机和目标、贾跃亭主要资产与特拉华州的关系以及贾跃亭在破产案件中的合作进行了几轮对话和辩护。

特拉华州当地时间下午1: 40左右,法官宣布休庭,并数次延长等候时间。最后,在下午2点20分,他宣布了判决,并将贾跃亭的个人破产案移交给加州中央地区法院继续审理。

庭审结束后,贾跃亭债务管理团队通过微博表示支持将重组计划转移至加州中部继续进行的决定,并将与所有债权人共同努力,推动重组计划尽快顺利完成。

暂时的灾难还是技术上的债务逃避?

审判从贾跃亭的律师陈述他申请破产的动机和目标开始。

律师在陈述中称贾跃亭为“中国的史蒂夫乔布斯”、“中国流媒体的第一个创始人”和“一个不寻常的人”。他还分享了自己在2019年8月试用FF91的经历,认为这是一款极具创意的产品。

”但是破产正在损害FF的前景。如果无法解决,法国法郎将进入清算。”贾跃亭的律师表示,基于“其他债权人利益最大化和解决贾跃亭个人债务问题”的目标,贾跃亭试图在庭外与债权人进行协商,但未能实现关键突破。此后,他选择在10月14日向特拉华州破产法院申请个人破产保护。通过传统的破产保护程序,他继续在法院监督下与债权人谈判解决债务问题。

贾悦婷的律师特别提到,一些债务人如懒惰财富和蕲城向贾悦婷施压,要求其通过跨境讨债来偿还全部债务。根据贾跃亭债务重组集团此前的披露,净无担保债务约为20亿美元。"我们希望所有债权人都有权得到公平的偿付."贾跃亭方面表示,懒惰金融拒绝或转移破产案件的动议,是为了阻挠破产程序,以便在其他债权人之前获得优先偿付,并将导致FF被低价出售。

与贾悦婷描述的“一个暂时遇到困难的企业家”不同,“懒惰的财富”的描述集中在贾悦婷“藏资产以逃避债务”的嫌疑上。

”2017年12月,北京证监局下发通知,要求乐视前董事长贾跃亭在年底前回国,以有效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义务。然而,贾跃亭两年内没有回来,并在美国申请破产。”懒惰金融的律师告诉法官,“贾跃亭已经公开声明,一旦破产重组被批准,他将返回中国。这意味着贾跃亭的目标是通过美国破产保护获得返回中国的便利。”懒惰的金融党表示,美国破产法不应该被这样滥用。

懒钱也回应了贾跃亭的质疑,说懒钱的债权是1100万美元,只占贾跃亭宣布的36亿美元债权总额的0.3%。不可能让FF廉价出售。“事实上,我的客户通过研究贾悦婷的商业行为,认为FF不值很多钱,所以我们会追踪并试图在贾悦婷身上找到其他有价值的资产。”

懒钱看起来贾跃亭申请破产的原因是为了通过破产“自动中止”懒钱的讨债。“懒钱”曾在2019年8月赢得加州法院的支持,要求贾跃亭在洛杉矶出庭接受个人财产债务人的审查。其中,贾跃亭的最新作品

无法抑制的联邦破产机构听证会的高潮出现在贾跃亭的主要财产在美国的位置的争议中。这也直接决定了哪个破产法院更适合审理贾跃亭案。

Lazy Finance认为,如果贾悦婷的破产不能在法庭上被驳回,也应该移交给加州法院,不仅因为贾悦婷本人、员工和FF运营都在加州,还因为贾悦婷之前在美国的大部分诉讼和纠纷都发生在加州。然而,贾跃亭一再试图证明贾跃亭的“主要资产”在特拉华州。

贾跃亭论点的关键在于在特拉华州注册的两个实体,2019年7月23日注册的西海岸有限责任公司和2018年7月注册的太平洋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贾跃亭说西海岸被别人占有,但贾跃亭享有经济利益,与这个特拉华州实体相关的经济利益成为贾跃亭破产计划的主要部分,并将被纳入债权人信托。

但是美国联邦破产署不能坐视不管。

大卫布克宾德,美国联邦破产署的一名代表,他参加了审判并坐在律师席上,反驳说贾悦婷的主要资产与特拉华州无关。首先,西海岸有限责任公司在贾跃亭申请破产保护前90天内注册,涉嫌“即兴创作”。此外,由于贾跃亭只享有经济利益,因为它是由别人持有的,贾跃亭没有在特拉华州登记资产的记录。第二,在贾跃亭的信息披露中,没有详细披露太平洋科技如何持有FF股权,从而使其与特拉华州的关系受到质疑。

在西海岸的注册动机受到质疑后,贾跃亭首次在法庭上宣布了太平洋科技较早注册的信托合同,表明该合同由他人持有,而太平洋科技间接持有智能国王10%的股份。贾跃亭也有权指定代表10% Smart King股权的投票人和受益人,或通过信托合同将其转让给第三方。

之后,法官询问贾悦婷的律师,这是否也意味着贾悦婷有权将上述权利转让给自己。贾跃亭的律师没有排除这种可能性。

贾跃亭突然披露合同的方式引起了其他债权人的不满。懒惰金融和联邦破产署都质疑为什么贾跃亭的合同应该在信息披露中披露,这让其他相关方措手不及。

另一位债权人的律师告诉法官,这正好证明贾跃亭的破产计划对债权人不利。“如果债权人没有信息,不能理解贾跃亭直接或间接控制的组织结构,我们怎么知道我们能得到什么?”

联邦破产署的代表在法庭上快速审查了合同后要求再次发言,他说信托合同只是证明了贾跃亭的特拉华州实体都被他人持有,不能支持他们“主要资产在特拉华州”的说法。

"这个破产案不属于特拉华州。"联邦破产办公室的代表总结道。“FF破产清算”的细节可能会变得更大。审判显示,FF正面临生死之战。

"这不可能是一个会拖上几个月的破产案件。"贾跃亭的律师在法庭上表示,他曾经历过其他司法管辖区的破产申请,移交过程耗时6周,“但如果重组在60天内未获批准,案件将会结案。”

贾悦婷的律师证实了FF正面临现金短缺。贾跃亭在其破产申请中披露的财务信封文件显示,FF正处于悬崖边缘。2019年前7个月的净营业现金支出为2860万美元,截至7月31日的账面现金仅为668.8万美元。2019年9月,法国法郎对《棱镜》表示,它仍然需要5亿美元的大规模生产和8.5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

如果FF不能锁定新一轮投资或在不久的将来获得贷款,下一步将是破产清算。

当法官询问FF的潜在来源是谁时,贾跃亭的律师说FF被邀请参加中东投资基金,但在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后,FF的邀请被取消。不过,贾跃亭本人在联邦破产署主办的341会议上表示

然而,联邦破产署对贾跃亭提出的问题的态度是,案件一旦移交,不仅本身耗费时间,而且不利于重组计划的迅速完成:第一,案件不需要六周时间移交,电子移交几乎没有时间滞后;其次,初步债务人调查和特拉华州联邦破产办公室已经举行的341次会议不需要重复劳动。第三,本案是关于贾跃亭的个人破产,而不是FF公司破产或Smart King破产,因此FF融资细节与本案无关。

从结果来看,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最终听取了联邦破产机构的建议,将案件移交给加州中央地区法院继续审理。

联邦破产署建议指定管理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一次听证会前夕,联邦破产署在支持将案件移交给加州的同时,也向破产法院提出了一项建议,称贾跃亭在破产前后有“不诚实”的行为,违反了其对债权人的信托义务,并建议破产法院指定另一名独立的破产财产管理人。

所谓“不诚实行为”是指申请破产前后对其财产的抵押。10月11日,贾跃亭以其名义抵押了该日的全部资产,太平洋科技控股为抵押权人。10月17日,贾跃亭向太平洋科技控股公司借款2,687,628美元完成交货。根据庭审中披露的托管合同,贾跃亭通过太平洋科技间接持有智能王10%的股份。

联邦破产办公室的上述建议在案件移交给加州中央地区法院后仍然有效。

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何欢在接受《棱镜》采访时表示,贾跃亭目前在重组案中扮演管理债务人的角色。

"与中国法律不同,债务人由自己管理,而不是由管理人管理,这是美国重组制度的基本原则。自我管理的资格至少意味着以下两个优点:第一,商业事务仍由自己负责,只有超出正常范围的事务需要提交法院批准;第二,重组计划的决策权可能不是排他性的。”何欢告诉《棱镜》。

"指派一个独立的管理人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护债务人的财产,并且符合债权人的利益。"联邦破产管理局在动议中写道,“债务人有不诚实的行为。如果任其发展,将阻碍破产财产的成功重组,并使其债权人无法收回其债务。”

何欢对《棱镜》说,虽然在美国破产重整案件中指定管理人“非常罕见”,但当债务人负责资产转让或不当管理时,相关当事人和美国受托人有权动议请求法院指定管理人,从而剥夺债务人自我管理的资格。债务人一旦失去自我管理的权力,就失去了经营管理的权力和制定重组计划的主导地位。

何欢向《棱镜》介绍,如果指定管理人的议案被法院批准,破产管理人一般会从联邦司法辖区对应的登记册中随机选择管理人。"在特殊情况下,债权人会投票决定管理人,但这种情况很少见."

原来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可以达到“一石三鸟”的效果:第一,破产重组可以中止文晓东对FF的股权冻结,交换FF的融资机会;二是“解决贾跃亭的个人债务问题,保证其他债权人利益的最大化”。第三,贾跃亭可以通过其作为债务人的管理人或合伙人形成的自己的管理层继续控制FF。

但是,破产案件将被移交给加州法院,可能会失去“管理债务人”的地位或打乱上述计划。

2017年1月的消费电子展是贾跃亭的亮点。他高调宣布了第一辆批量生产的电动汽车FF 91,以证明他不是PPT汽车制造商。两年后,一月又一月,就像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