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制图/冯

Source/《IT时报》

Author /IT Times潘、李云坤、郝军辉、李宇阳、钱义贤、

重返工作岗位两大部分:人与面具,必选一部分。

口罩是最稀缺的必要生产手段。

除了普通人搜索微信群、电子商务平台互相残杀、在药店外排队等候之外,购买口罩几乎成了每个企业的难题。

《IT时报》采访了总共6名企业面具购买者和18名一线员工,从工厂、网上汽车预订、快递和外卖前线恢复“面具回忆录”。

01

Mercedes-Benz 2000km,只带回一个面具

独裁者:普

都南,都南物流公司的老板,是云南乃至亚洲最大的花卉市场,也是我工作的地方。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斗南的花农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他们的花不能卖,必须在地里腐烂。不能处理的只能放火烧。今年,花农肯定不会有好年景。

过去,花农的鲜花通过我的车队被送到全国各地。现在,我只想想想我能为住在斗南的人做些什么。

那时,家用面具缺货,我想我的朋友们会尽快去国外工作。1月27日,好消息来了,我的朋友告诉我,我可以在当地购买。我对每一个1.2元的价格都非常兴奋,并立即要求他帮我订购一个。

朋友们反应很快,第二天就买下了所有的面具。农历新年期间,特快专递服务暂停。他只能帮我把面具运到云南河口的申通快递公司。我找不到车,也没有人。我想了想,决定自己把面具拉回来。

1月30日是新年的第六天,那时我还在我的家乡四川南充庆?P履辍5蔽业弥乙ピ颇鲜保业募胰嗽谝咔槠诩浼宸炊浴5侵站坑涣宋摇I衔?11点,我拿了两瓶红牛,开车走了。

当时,道路没有关闭,道路通过了4个检查站。如果气温正常,道路可以顺畅通行。南充到河口的距离超过1600公里,比上海到广州还要远。我不敢在路上逗留太久。在昭通服务区短暂休息后,我跑了一整夜,终于在第二天早上9点钟到达河口。

拿到货后,我放下了悬着的心。给车加满油,我马上开车回来。这次我的终点站是云南斗南。这是我的朋友和同事。

然而,这条400公里的路并不平坦。值班警官看到我拉了一车面具,不禁仔细询问。当时,疫情严重。一个人只能戴200个面具,剩余的被当地政府征用。直到我告诉他们面具是捐赠的,他们才被释放。

经过近6个小时的车程,我终于到达了斗南。

我做了一个清单,把面具发给了斗南派出所、社区居委会、斗南花市的商家和所有快递物流的同事。2月1日,面具被迅速分发。在斗南,我经营的申通快递有8名员工。此外,还有一支30多人的干线队伍。我甚至不能给他们留下额外的面具。

四川老家的朋友知道我可以买口罩,就委托我帮助当地政府购买口罩。我再次联系了我在国外的朋友,并再次要求购买20万个面具。

2月2日,我和朋友开车回河口。与上次不同,这次面具的价格涨到了3.5元,而且很难买到。连续两周,我们不得不呆在河口的一家酒店里,等着我们国外的朋友把我们从许多地方一点一点买来的口罩带到河口,然后再送回四川。

2月10日,我的快递公司和团队正式恢复工作。由于缺少口罩,我只为自己预留了400个,这只能保证开始工作的最低要求。我认为我们必须把最珍贵的东西给最需要它们的人。

02

三个城市邮递员的面具。她签约

演讲者:湖北省石首市邮政局副总经理杨红

即使湖北邮政统一采购防疫物资,在当前疫情严重的情况下,也难以满足全省的生产需求。根据省分行的统一指导,全省也可以以市、州分行为单位,自行多购一些。此时,我们只能展示自己的特殊能力。

例如,这次襄阳和武汉分公司尝试了各种方法购买口罩,但最终都失败了。毕竟,流行病下的防护服和口罩供不应求。

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是松滋市有一家指定的防护设备制造商,而我刚刚在松滋市邮政局工作,所以所有分公司的老板都同时想到了我。我觉得我的负担突然变得很重。石首所属的襄阳市、武汉市和荆州市的邮政一线工作人员的面具,都在期待着我!

虽然我在松滋邮局积累了多年的联系,但在非常时期购买口罩对我来说仍然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松滋最大的生产能力是件/天的防护服和件/天的口罩。在现阶段,该公司优先保证政府每天订购30万个口罩。此后,十几家公司仍在排队。因此,该公司已经宣布不接受新订单。

为了说服企业负责人接受邮政公司的要求,决定直接去参观他们在松滋市魏镇的生产车间。不幸的是,松滋市的交通管制使得这个计划毫无用处。在一个糟糕的开端之后,我向认识工厂负责人的朋友求助并恳求他。另一方面,我通过电话告诉他我们的邮政公司在抗击疫情方面所做的工作。

"快递员每天都很忙,为无数有需要的人服务。在非常时期,这些在前线作战的信使怎么会没有“盔甲”?经过不断沟通,生产企业终于与邮政公司达成共识。为此,另一方决定在确保政府订单的前提下,通过召回附近的一些工人并增加轮班时间表来增加邮政公司的一些生产能力。

在销售部的协调下,生产车间在2月4日晚上开始匆忙生产防护服。在此期间,松滋邮政分公司来石分公司经理胡伟也在生产车间等候。2000件防护服刚从烤箱里拿出来,胡伟就把它们装进汽车,拖回分公司。第一批“盔甲”第二天一早被送到武汉邮局。有了这批物资,在去医院、防疫物资配送点等重点服务区域时,送货人员都有“防护服和口罩”来增加额外的安全码。

截至2月12日,武汉、荆州、襄阳三地的邮政支局已收到该企业生产的防护服4900件,口罩10万个。

03

最无奈的是没有商品,最痛苦的是无法送到“听写者”手中:董源,某在线汽车预订平台的采购人员。

虽然今年春节每个人都别无选择,只能呆在家里,但我却如坐针毡。当疫情来临时,我会保护在疫情期间开车的同事和司机,尤其是在武汉。

整天坐在小汽车里,接送各种肤色的人,往返于机场、火车站和其他拥挤的地方,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期,网络出租车司机是一个“高风险职业”。以武汉一位搭载医务人员的出租车司机为例。现在,如果他每天开车超过10个小时,他至少需要5个一次性医用口罩和一个N95口罩。

1月20日,钟南山院士证实新型冠状病毒将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当时,我们计划购买5万个口罩,主要是N95。在此之前,我没有与口罩制造商联系,所以当疫情发生时,很难与口罩制造商建立联系。接到任务后,我联系了十几个供应商,有些已经发货,有些缺货,有些价格非常高。出货量仅占计划采购量的约1/4

要说最困难的时候是在春节期间,很多工厂都在放假,关键是物流的关闭,最痛苦的是有库存的供应商被联系上了,却无法运送到目的地。我曾经联系过一个供应商,他可以提供8000个口罩,但是不能把它们运到武汉。我想让他留着这些面具,但是说任何不好的话都没有用。我不得不非常不情愿地放弃我的爱,这很遗憾。

KN95面膜的价格也在上涨,从开始的几美元到后来的十多到二十美元,但该公司表示,只要价格不离谱,这是可以接受的。

目前,仍有大约5000人缺少该计划。在防疫前线的司机们被一个接一个地戴上了口罩。尽管他们离“足够的控制”还很远,但他们也解决了他们的迫切需要。

疫情尚未结束,我仍在购买口罩.

04

200,000口罩被迫退回给“独裁者:丁咚买蔬菜张悦”我从1月21日开始购买口罩,当时我们从合作供应商那里购买了第一批70,000口罩,包括数千个N95。当时,疫情并未肆虐,相对容易买到。随着疫情的蔓延和丁咚近2万名一线员工,购买口罩、消毒剂和其他材料变得越来越困难。

春节期间,上海每天都下雨。送至肖哥的口罩消费量相对较高,前期采购的60多万只口罩库存紧张。每天从早上7点到凌晨2点,我们小组的15名成员在工作组中讨论面具的购买,并学习有关面具的知识。考虑到N95和医用手术口罩应该留给一线医务人员,我们选择了KN95、一次性口罩和其他符合防护标准的替代产品。

特殊时期。为了加快采购流程,我们简化了内部管理流程,并采用了更加灵活的采购策略。即使只有几千个,我们也会立即下订单。

在此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很多困难,因为道路关闭,我们已经登上巴士运送的20万个面具被迫返回。

幸运的是,解决方法总是更难。上海商务委员会帮助我们找到了45,000个面具资源。浦东新区退伍军人事务局也给我们送来了成千上万的面具。联合利华、碧湖科技、分众传媒和其他合作伙伴也为我们提供了近20,000个口罩。

最近,很多企业开始复工。虽然购买口罩的难度相对较小,但我们仍然保持对口罩质量、类型和价格的要求。

所有从国外总部送来的口罩都齐全了

所有从国外总部送来的口罩都齐全了

独裁者:凯茜

2月9日,斯科特自动化设备(青岛)有限公司总经理,在工作开始的前一天,我看着一个接一个由团队送来的六盒口罩,心里一块石头掉在了地上,“工作终于可以在明天开始了。”

我们公司是一家大型智能设备公司,总部设在澳大利亚。国内工厂主要提供设备的设计、采购、装配和销售。人不多。在这40名员工中,办公室和工人各占一半。

1月30日,随着疫情越来越严重,短期内不太可能得到控制。戴口罩的需求可能会持续几个月,但那时在中国已经很难买到口罩了。因此,我给该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请他们帮忙购买口罩。

集团同事没有告诉我购买过程,但从收到的口罩数量和批次来看,购买并不容易。一共794个口罩,来自两个国家三批快递,第一批374个,有零整;第二批来自两个国家,每个国家340人和80人。有不同类型的口罩,包括医用口罩和防尘口罩。然而,最终,员工可以安全地去工作了。

有必要回去工作。我手头有一个大型项目。设备正在安装和调试,所以我赶不上客户的时间限制。然而,口罩是有限的,这只能确保当地工人住在家里可以返回工作。工程师们已经安排了远程办公。我已经把电脑发给他们了,其他人只能推迟了。

事实上,面具并不太难

一月底,我开始四处寻找面具。我手头有一份订单,预计下个月交货。如果我不能在二月份恢复工作,尽管客户可能会容忍这种流行病,但也不能拖延太久。毕竟,市场竞争激烈,没有人敢懈怠。

开始的时候,我问我们的耗材供应商,他们说完全没有存货了。我只能在我拥有它们的时候为我们保留它们,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后来,我又问了许多朋友。结果,每个人都一样,都担心面具。

在我比较活跃的几个微信群中,最近最热门的话题是面具。每个人都展示了他们的魔力。不时地,各种防疫材料的新闻被扔进人群,但这些新闻与事实是无法区分的。

2月4日,我的一些同学说他们可以买一次性医用口罩。订购了一万件。我和几个朋友讨论了集体购买的问题,钱已经准备好了。结果,我的朋友担心这些面具的质量和渠道,取消了它们。

当地政府通过在线预订的方式提供面具。规定一个人可以在10天内预订5个面具,但是面具的数量每天都是有限的。面具的数量是有限的。登录的人可能太多了,我们公司有几个人甚至没有注册。这条路也无法通行。

后来,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朋友。他在春节前未雨绸缪,从药店订购了50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事实上,当时他只收到200个面具,剩下的300个面具几天内都不会送到。看到我真的很担心,我说我可以先吃200个。我并不觉得要求这么多有什么不好意思,但是我在别的地方找不到,所以我先向他借了100英镑。

每年的这个时候,那些能给你面具的人都是好兄弟。

因为面具太少,2月10日我们公司只安排了10多名员工工作,占员工总数的五分之一,但只能持续一周。下周是否正常完全取决于我订购的第二批口罩能否到货。

第二批面具是800,也是同学们买的。据说每3.5元就有一个可靠的渠道。我们一起买了3万个面具,预计2月17日到达。然而,在2月14日,原来的交货时间到了,但是货物没有交付,据说将在2月18日交付。

直到现在我的心还在提心吊胆。任何事故都可能在这些面具真正到手之前发生。

我相对比较幸运,毕竟,在开始工作之前,我已经转换成了100个面具。一些企业家的朋友只是“没有米下锅”,在这些面具到达之前不敢让他们的员工来上班。

几天前,消费品供应商告诉我面具可以提前订购。一件4.5元,最少起订量3000件。然而,据估计,面具将在二月中旬或下旬到达。我想了一会儿,没有点它们。

目前,该国口罩的生产能力正在逐步恢复。到二月底,口罩应该不难买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