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校“给师弟师妹的一封信”发起人:勿冲动罢课

原标题:香港学校赞助人“给师妹的信”访谈:不要冲动,不要诉诸暴力

图片为“给师妹的信”第三版

Overseas.com,9月3日“希望师妹不要冲动,伤害自己和他人,不要诉诸暴力,尝试法律”9月2日,香港科技大学(后简称“HKUST”)的一群高年级兄弟姐妹在几家报纸上发表了“致低年级兄弟姐妹的信”,他们在信中强烈要求HKUST学生三思。

9月2日,社会科学院2011届校友詹培勋和校友王参与起草《致师妹书》的发起人接受了境外网络记者的独家采访,介绍了该信的发布情况,表达了号召师妹不要以校友身份参加罢工的初衷。

煽动学生罢工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

图片显示香港市民团体在协会外抗议(来源:文慧网)

最近,一个名为“HKUST行动”的学生组织在社交网络脸书上散布分裂言论。随后,HKUST总统史提夫立即写信给老师和学生,谴责该学生组织发布“仇恨和荒谬的信息”,称其挑战“香港存在的基本原则”,并警告说这将产生不良后果。

这件事深深触动了詹培勋。他认为“HKUST行动”在一个特殊时期是令人困惑和不可思议的,对学校和学生产生了负面影响。詹培勋说:“全社会最好的资源都给了学生。现在反对派煽动学生罢工并停止学习。浪费这么好的资源是不负责任的,所以很有必要阻止它。”

8月30日,詹培勋从珠海开车回香港。看着只有几辆车行驶的宏伟的珠港澳大桥,他怀着复杂的心情写下了第一版经典中文版《给师弟师妹的信》,认为他在交通行业的朋友生意下降了90%。

公开信写道:“学校马上就要开学了,我们的老朋友特别回忆说,方遒遭到了清水湾沿岸的袭击。象牙塔里充满了英语和书籍。这似乎是一个远离家乡的世界。我震惊地得知,你们中那些想停止学习的人渴望尝试。我们想提出一些拙见,希望你三思。”信中还说:“我们支持施韦策总统与支持者进行的坦诚讨论。我们希望你们所有的弟弟妹妹们不要冲动地停止上课,伤害自己和他人,不要诉诸暴力来审判法律。”

100名校友回复六家香港媒体刊物

图为多家香港媒体刊登的《给师妹的信》

在与詹培勋积极接触后,8月31日《给师妹的信》分别在《大公报》、《文汇报》和《信报》发表,立即在HKUST校友圈中引起热烈反响,并自愿捐款。校友们认为,当前香港的社会动荡需要这种积极的能量传递。一些热心的校友联系了詹培勋,希望共同推动这封信的出版。一个由5名成员组成的核心小组很快在HKUST校友中形成。目前在美国学习的王就是其中之一。

王在核心小组负责草拟英文版的信件,并联络内地媒体。她说:“我们的初衷是发出一个理性的爱国声音,让每个人看到,并不是香港社会的每个人都同意打击、粉碎和抢劫暴力,包括网上讨论,这是有偏见的,不能真正看到每个人在想什么。因此,我们希望呼吁我们年轻的校友兄弟姐妹不要参加罢工。”

王说:“我们所做的就是弥合不同群体之间的差距。核心价值观就像信中所说的。自由不是无法无天的自由。它必须在法律框架内表达。民主也有民主底线。只有一个国家有家。所谓的“违法以达正义”只是一个陷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据了解,经过一个周末的深思熟虑,《给师弟师妹的信》已经有了中英文两个版本,并在酒吧出版

进入9月,香港的中小学开始陆续开学。煽动学生罢工的组织早些时候吹嘘说,来自100所学校的学生参加了罢工。其他人则于九月二日中午十二时在香港科技大学赛马会大堂广场举行网上集会。然而,根据学生发回的现场视频,12点左右没有学生聚集。直到12: 30,大约有100名学生聚集在一起,喊了几个口号,然后他们就无聊地散去了。

在谈到有组织地煽动学生在学校罢工时,王说:“香港有些年轻人犯了附和他人意见、一概而论的错误。他们反对“修改规章”的声音被一些小报带到了一个节奏中。黄之峰和其他“香港独立”的代表并不真正代表香港的民意。更重要的是,他们并不是真的想解决问题,而是以整个社会和校园的动荡为代价追求自己的政治未来。作为一个在香港居住多年的内地人,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我需要站出来,根据我们在香港的经验和我们对双方青年的了解,寻求双方的共识。」

詹培勋说听到一些初中老师和初中姐妹放弃在香港学习,很遗憾。一些正在学习的初中老师和初中姐妹也表达了对校园政治污染的担忧。詹培勋提到,香港科技大学校长史提夫在学期初会见学生时说,这是香港的一个非常时期。这个时期越不寻常,我们就越需要保持正常的思维,做我们通常做的事情。不要害怕,不要直接反对别人。

詹培勋还从三个方面对当前香港的混乱局面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第一,十年树木,百年人。一旦教育扎根,它将影响一代人,教育系统中的疏漏应该立即得到弥补。第二,为什么这么多暴徒被捕后被释放,希望对香港的司法制度进行深刻的改革?第三,假记者阻碍警察在前线履行职责。香港记者协会歪曲事实,拆散社会。人们每天接触的媒体也需要审查。

"黎明就在眼前。我希望你能坐在清水湾畔,心平气和。我抬起头,瞥见了湘江的第一缕希望和和平之光。”詹培勋说,历史上的这一幕很快就会过去。HKUST是每一位校友珍爱的校园,位于香港东部。因此,我希望HKUST人能尽早看到希望的曙光。(海外网朱)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字“王”为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