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笔筒瓷器竟然拍出近400万的天价?

2019年春,纽约苏富比拍卖行以380万元的价格拍出了“康熙:桀唐蕊甄特别展”,这是一个“清康熙五彩月圆诗笔筒”。如此高的价格简直令人震惊!

清康熙皇帝,五彩圆月诗笔筒

乍一看,这个笔筒似乎没什么特别的。笔筒上画着一幅画,一位学者优雅地倚在亭子上,若有所思地凝视着满月,两个年轻人悠闲地聊天。背面有两行题字,分别是《新叶桥》和《朱石菊印》。但是为什么这个笔筒卖得这么高呢?

(这里增加了一个小程序,请到今天的头条客户那里查看)

清康熙,萨兰迪彩色字符图案笔筒,紫禁城收藏

藏区有句话说,清朝康熙的时候,彩色可以称为真正的彩色。康熙五彩采用釉上蓝色和黑色,形成了红、绿、黄、黑、赭石、蓝等颜色的搭配和应用。蓝色燃烧后,色调比蓝色和白色更深、更艳,而黑色则有黑漆的光泽,瓷光更艳。原来,这个昂贵的笔筒不是康熙五彩的!

罗聘红木笔筒仿清代中叶倪云林绘画

在明清文具中,木头是最有意义和独特的。

在众多的案头木器中,笔筒的浪漫魅力最受学者青睐。

古人精湛的木工艺将明式家具推向了顶峰,同时在文人书房的中国房间里创造了木材的神话。书房的木制品虽然不是一件大家具,但它的制作工艺和美学意蕴不亚于家具,是一件“小商品的杰作”。

海南黄骅梨树肿瘤笔筒

明代,文人墨客对清代的爱是旺盛的,他们都以获得美丽的物品为荣,不再满足于使用和观赏,开始自己动手制作。

(这里增加了一个小程序,请到今天的头条客户那里查看)

明代学者朱彝尊曾写《笔筒铭》,说:“笔在卷宗里,不是在一边,就是在一边,但人还是没有工具,笔筒被捆住了。如果客人在家,他可以放心,他是无辜的。”

书房里的陈设也成为判断文学才华的标准,于是各种精美的笔筒应运而生。瓷器、木材、竹子、牙齿、玉石和其他材料被用来制作笔筒。

白豹青干龙黄花梨笔筒

是文人办公桌上的玩物。由于文人创作和审美主体的独特属性,无论是质地瑰丽的自然美、美妙的美,还是卷形的自然精巧的工艺,都将文人对纯美的追求推向了极致。

这些明清时期遗留下来的笔筒极为精巧,“几乎成了邪恶之物”,这令今天的人们惊叹不已。

明清皇帝非常重视书房的四宝,笔筒是第一个。其罕见的材料和精湛的工艺可以说是最高的。

在许多材料中,木制笔筒是首选。有红木、瑞香科、鸡翅木、黄杨木、老红木等。这种技术类似于竹雕。一般来说,明代的木制笔筒工艺简单、浑厚,切割技巧流畅,而清代的木制笔筒工艺精美、干净,切割技巧精湛,意境深远。

(这里增加了一个小程序,请到今天的头条客户那里查看)

以紫檀木笔筒为例,明式很少使用复杂的雕刻手法,而是用自己的颜色、纹理或棕色眼睛来表达,所以看起来大方稳重,简单大方。

清代红木木雕笔筒与明代风格完全不同。雕刻方法比较全面,有高浮雕、浅雕和浮雕、雕刻、影雕等综合技术。刀法细腻,构图清晰,装饰深刻生动。

有些还嵌有各种珍贵的玉石、象牙、母亲-

(这里增加了一个小程序,请到今天的头条客户那里查看)

细节甚至令人惊叹。

一个小笔筒。

把它放在桌子上。

帮助文人叙述自己的审美心境。

同时,

也向落后者展示了他们非凡的天赋。

(这里添加了一个小程序,请查看今天的标题客户)

唐代诗人岑参在《山房春事》中有一句话

“几根柳枝和一个低衣架,一朵山花和一个笔床”。

在明朝中后期。“圆口直壁笔筒,新颖巧妙的造型,简洁实用”开始出现。

经巧匠设计加工后。

各种材料和精美雕刻的笔筒取代了笔床。

它们成了文人雅士们不成功之窗的新宠。

它们今天仍然繁荣。“”笔是文人精神流动和永生的桥梁,是文人的生命线。

正所谓“渴而穷,唯典征裘不典琴”。笔筒正是书案中的人文情怀。

木制店主欣赏笔筒作品?